Present location
首页 > 制作人员 > 导演采访

Interview with the Director

Q1:为什么选择了川岛爱的自传小说≪最后的话语≫作为第三部电影的题材?

导演 西泽昭男

在我制作第二部电影的时候,我就开始了构思我的下一部作品。那个时候想拍摄一本英国作家的作品,但是由于翻译、版权等手续问题交涉的不是很成功,5个多月的交涉还是没有任何进展,所以只好放弃了拍摄那本作品的想法。
在那之后,就和WAO WORLD(本部动画片的制作担当公司)的工作人员一起开始寻找其他的适合拍摄的题材。大概读了20本左右的作品,川岛爱的≪最后的话语≫也在其中。
为了实现自己的歌手梦想,和母亲约定后只身独闯东京,坚持街头演唱的一个不畏逆境的少女;被少女的歌声所吸引,希望帮助少女实现梦想的年轻社长和学生们,这部作品深深地感动了我。在我知道作者是歌手后就马上去购买了作者的专辑,她的歌声也同样的吸引了我。
然后我马上联系了川岛爱的事务所决定了我的第三部电影的题材。主人公爱和社长及学生们是在地铁站里偶然相遇的,而我和这本书的相遇也是偶然。如果最初决定了英国的那部作品,我想我也就不会知道这本书和川岛爱了。

Q2:这部作片和前两部作片≪NITABOH≫≪Furusato-JAPAN≫有什么共同之处吗?

我想是故事的“时代背景”和以“音乐”为主题的这两点吧。我对各个时代的变革期都非常感兴趣。不畏时代的洪流去努力奋斗生存,新的事物会诞生,同时也有些重要的东西会遗失。在这样的时代变迁的洪流中,我认为音乐作为一种主题是时代变革的契机。
第一部作品讲述的是在江户时代过渡到明治时代中,开创津轻三味线的仁太坊的故事。第二部作品讲述的是日本战后开始经济发展的变革时期中,传唱“童谣”、“歌唱”的老师和学生们。

Akio Nishizawa

这一次,从20世纪跨入21世纪的时候,在最能够反映时代变化的“涩谷”,为了实现歌手梦想在街头表演的少女、被少女的歌手感动,无私地向少女伸出援手的青年们,他们就是我这部作品主要要讲述的。但是我并没有把这部作品做成“川岛爱物语”,在进入制作前,虽然对出场的其他人物进行了取材,但并没有对川岛爱本人进行采访取材。
在脚本创作时,加入了很多虚构,电影作为一个独立的作品完全成立。我希望即使不知道川岛爱、没有读过≪最后的话语≫的人 ,在看电影时可以被情节感动,如果知道原作,也可以对比原作与电影的不同之处来欣赏这部作品。

Q3:据说这次制作要比前两次都艰巨,请问具体是什么方面出现了困难呢?

Meeting

“接近于真人拍摄的动画片”这是我对这次作品的要求。不同于动画片特有的夸张表现手法,我希望登场的角色可以尽量接近于真实的人。这部作品中登场人物众多,对白也很多,事务所中的对话场景也很多,所以这些都给制作带来了很多的困难。
台词很长的时候都是先请话剧演员进行表演,将表演拍摄下来以后,把真人的一举一动进行动画加工。演唱会的拍摄也是费尽周折,在川岛爱的涩谷公会堂的演唱会上,启动了一台多方位升降摄影机,从各个角度进行拍摄,然后将影像进行动画加工和CG合成。所以这次制作充满了挑战,但是这些也都大大增加了这部影片的可观之处。

Q4:据说有些制作人员也有过这样的疑问,“为什么必须动画片呢,真人拍摄不可以吗?”,导演怎么认为呢?

Meeting

首先,我认为“真人拍摄”和“接近于真人拍摄的动画片”是完全不同的。“真人拍摄”也就是使用演员,使用实际的背景,随着岁月变迁,演员会老背景也会变,拍摄时的“现在”就不会逃脱退色变老的命运。
但是动画片不是拍摄而是绘制的,绘制的东西是不会变老的,我认识如果夸张地说可以是永远的“现在”。我主张“接近于真人拍摄的动画片”,希望这部作品虽然是动画片,但是不是所谓的带有过渡夸张的漫画形式的动画片或萌动画,我希望可以作出无论大人小孩看了都可以感动的作品。
除了电影院,现在想看电影也可以全家人在家看DVD或通过网络,所以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增加家人之间交流,同过电影互相交换自己的想法,当然前提是这部作品必须内容充实,不仅故事性强还要有一定的社会意义。如果是这样的作品,往往需要反复观看,因为每一次观看肯定都会有新的发现。